新医改:综合改革破解难题

发布时间:2014-4-21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时至2014年,新医改已经迈进第6个年头,医改“十二五”规划实施也已进程过半。
    新医改实施以来,围绕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取得了重要进展。主要表现为,基本医保总体实现全覆盖,城乡居民基本医保财政补助标准增加到人均280元,基本药物制度覆盖80%以上村卫生室,28个省份开展大病医疗保险试点。启动疾病应急救助试点,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全面实施。
    新医改以来,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不能否认的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困扰着百姓的求医之路,医患矛盾激化的事件频繁见诸报端。新医改在账面上的成绩为何不能转化为患者的体验?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社记者专访时指出,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口结构老龄化和保障水平的提高,社会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将更加旺盛,如何加速新医改的步伐,尤其是如何将医改措施的落实转化为实际问题的解决,显得尤为迫切。
  

    优化医疗资源布局 提高国家支付比例 

 

    在分析医患关系日趋激化的原因时,史录文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坦言,“医患关系紧张只是各种深层次问题叠加在一起后,在医疗最前端的集中表现。‘看病难、看病贵’没有得到根本缓解才是背后的主因。”
    史录文进一步分析称,看病依然难,一方面说明优质医疗资源的缺乏和过度集中在大城市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转诊机制也未健全完善;另一方面,存在着很多患者对高精尖医疗资源追求过度的问题,这种风气和就医观念需要转变。看病还是贵,说明医疗支出中个人支付比例仍然较高。
    史录文表示,当前医改中存在的问题是“联动”的。首先,医改需要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因为低廉的医疗服务价格与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存在巨大的差距。其次,优质医疗资源的匮乏,导致患者过度集中。大城市三甲医院的医生每天要接诊上百人,没有“效率”不行。但也正因此,患者在经历“一号难求”后,对医生花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太少难免感到委屈——医患之间缺乏有效到位的沟通正是导致信任缺失、关系紧张的根源。再有,优质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这不仅涉及到体制机制的问题,更涉及到人才培养的问题。人才是优质医疗资源的核心,但在当下社会环境却对医生缺乏信任、甚至基本的尊重,再加上医务人员待遇不高,使很多医务人员改行,也降低了医学专业和职业的吸引力,更多的优质医疗资源将从何而来?长此以往,将病无所医。
    史录文建言,要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终结看病贵、看病难,首先,必须要在破除以药养医的同时,加大医务人员专业知识服务价值的体现。其次,引导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发展,各级政府除了要加大对基层医疗机构硬件基础设施的投入外,还要完善培养和用人机制,把优质医疗资源的核心——人才,更多地引向基层。再有,在加快推进公立医院改革的同时,要切实推动社会力量办医,弥补供需缺口,形成竞争机制,共同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
  

    鼓励社会力量办医 倒逼公立医院改革 

 

    鼓励社会力量办医是医改下一步重要工作之一,国家近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定来推进此项工作,比如出台规范医生多点执业的文件;提出“四个放宽一个简化”、在医保定点、职称评定、等级评审等方面给予民营医院同等待遇等。近日,国家有关部门还下发通知,将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以鼓励社会力量办医。
    这套组合拳是否能有效地破解一直以来阻碍社会办医发展的“玻璃门”、“弹簧门”?
    对此,史录文表示,这些措施对于破除阻碍社会办医的“玻璃门”、“弹簧门”有促进作用,但实际效果还有待实践检验。“比如,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民营医院有了自主调整医疗收费结构的自由,就可以通过合理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使医生通过服务,而不依靠多开药、多检查就能获得相应的‘阳光’收入。因此,放开非公立机构医疗服务定价对破除‘以药养医’机制有重要意义。另外,规范民营医疗机构诊疗行为,也将对公立医疗机构形成竞争压力,有利于倒逼其加快改革。”
    对于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各自应该如何定位,史录文表示,民营医院应与公立医院形成良性竞争、互为补充的关系,“公立医院保基本,民营医院为群众提供特色、多元、个性化的服务。‘公’‘私’形成竞争,市场对医疗资源配置起到主导作用,有利于倒逼公立医院改革,有益于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解决。”
  

    综合性改革需要更高层次的统筹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针对医改提出“用中国式办法解决好这个世界性难题”。在随后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部署2014年医改重点工作时进一步强调,“发挥市场作用推进医改向纵深发展”。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在省部级干部深化医改研讨班上也提出,下一步医改将主要从积极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加快健全全民医保体系、积极推进社会办医、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推动药品流通领域改革等5个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医改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尤其是作为重中之重、也是2014年医改首要重点的公立医院改革,牵涉到卫生、医保、价格、土地、税收等多个部门的职能。在这其中,国务院医改办一直发挥着重要的协调作用。
    近期,关于国务院医改办归属可能发生变化的传闻再次引起广泛关注。随着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作为医改协调机构的医改办设置在哪里更有利于统筹协调推进医改这项庞杂的综合改革?
    史录文认为,医改不是“改医”,作为一个综合性的改革,哪个部门的协调统筹能力强就应该放在哪个部门,“卫计委作为管理医药卫生领域的职能部门,在协调财政、社保、人事等方面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既然叫‘国务院医改办’,应该是国务院直接推动医改的部门,应该由国务院直接领导,无论放在哪里也应该行使这样的功能。”

    (原标题  新医改:综合改革破解难题)